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12 日首部用 iPhone 全程拍摄的电影《怪胎》在台北举行开镜典礼。据悉,这部电影将使用 iPhone XS Max 为拍摄器材,5 月 1 日正式开镜,预计 2019 年底上映。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怪胎》导演廖明毅。

官方介绍,《怪胎》是一部结合奇幻与写实的爱情电影,导演廖明毅曾任《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执行导演。

「这是一次大胆的挑战与尝试」,廖明毅表示,自己一直都在观察 iPhone 用于专业拍摄用途的发展,3 年前便开始计画用 iPhone 拍摄作品,去年曾使用 iPhone 8+ 拍过 3 分钟的 MV,《怪胎》是他第一部全程使用手机拍摄的长片电影。除了担任导演兼编剧,廖明毅还担任摄影师和剪接师。

用手机拍电影,这不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早在 2012 年,《寻找甜秘客》就有近 10% 是用 iPhone 4 拍摄,导演 Malik Bendjelloul 表示,由于拍摄后期资金短缺,不得不用 iPhone 4 和 8mm Vintage Camera App 来拍剩余的镜头。儘管如此,这部影片后来获得第 85 界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

第一部全程使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是在日舞影展放映的《夜晚还年轻》(2015),使用 3 支 iPhone 5s 完成拍摄;选择 iPhone 的理由同样是预算有限,且用手机拍摄无需从洛杉矶市政厅购买电影拍摄许可。

当然除了受资金限制没法使用摄影机的,也有出于创作动机主动选择手机拍摄。去年,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 Steven Soderbergh 便执导一部用 3 支 iPhone 7 Plus 拍摄的惊悚片《疯人院》。Steven Soderbergh 表示,「和笨重的摄影机相比,用手机拍摄更加自由。只需几秒钟就能把镜头放在我想要的位置」。同时,手机装置带来的紧凑空间和紧张视角也为电影营造出神祕的恐怖氛围。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疯人院》剧照。

为了让《怪胎》拍摄达到更高水準,製作团队还提前拍了一部测试短片《停车》。

《停车》主角是强迫症患者,为了突出人物形象,饰演者演出近 46 个镜头,一天内便完成拍摄。廖明毅表示,「因为使用 iPhone 的机动性很高,事前充分準备好每格画面、分镜,演员演出到位就完美了。」

除了节省拍摄所需装置、人力和时间成本,廖明毅认为,用手机拍摄的最大的好处是,可达成许多以往专业摄影机无法达到的镜位,比如以往在室内可能因为摄影机尺寸,必须装超广角镜头才能拍摄的画面,用手机拍就可紧靠墙壁,用一般镜头即可。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怪胎》测试片《停车》的拍摄现场。

不过用手机拍电影并非想像容易。

与专业电影拍摄装置相比,手机拍摄确实更轻便,但同时也有不可避免的问题,比如手持拍摄容易抖动,切换画面时会影响对焦,暗光条件还会出现噪点影响画质等,任何轻微改变都会让画面受损害。

如果不愿意降低手机拍摄的品质要求,就不得不使用手机之外的强大外挂。比如,去年陈可辛用 iPhone X 拍摄短片《三分钟》时,便用到 Beastgrip 支架和转接环、大疆的手持云台和空拍自动机、售价 8 千人民币的日光可视画质显示器、多镜头衔接起来的拍摄镜头等辅助工具。

亚洲首部用 iPhone 拍摄的电影在台湾,这次是用 iPhone XS Max

iPhone 春节短片《三分钟》拍摄使用空拍自动机。

和大多数手机拍摄作品一样,此次《怪胎》拍摄装置同样选择 iPhone,为目前效能最强大的 iPhone XS Max,支援 4K 60 帧拍摄,具光学影像防振功能,最高可达 6 倍数位变焦,同时还可缩时摄影和录立体音。

无论硬体还是软体,iPhone 也许是目前综合体验最好的摄影手机。一方面,iPhone 镜头非常强大,拍影片表现很稳定,防抖表现也很不错;另一方面,各种转接镜头、稳定器等周边设备都有针对 iPhone 设计,选择非常丰富。

除此之外,丰富的第三方 App 也为 iPhone 在专业摄影提供更多可能性。比如 FiLMiC Pro 这款 App,可帮助创作者用手机进行快门速度、色温、对焦等多层次操作,还支援 Log 模式拍摄,《夜晚还年轻》、《疯人院》等都有运用。

去年开始,苹果也邀请到陈可辛、贾樟柯等导演使用最新 iPhone 拍摄新年短片。用 iPhone XS 拍摄短片《一个桶》后,贾樟柯也郑重考虑使用苹果手机拍摄一部长篇电影。

虽然目前手机拍摄还不足以颠覆影视业,但这场由拍摄装置发起的变革正在为新人导演和电影爱好者提供新的创作思路──原本需要专业摄影装置才能完成的拍摄,现在智慧手机就便能做到。

随着手机拍摄普及,也许正如陈可辛所说,谁都能拍戏,最重要的不是技术,是创意。只要创意够好,未来人人都可拍电影。

上一篇: 下一篇: